第三届中国深圳国际钢琴协奏曲比赛半决赛结束,6位选手进入决赛

  

参赛选手与乐队在半决赛中。

  这是第三届中国深圳国际钢琴协奏曲比赛中的平凡一幕,它为28位选手“重复”了40遍。然而就在这看似波澜不惊的柔和灯光与优美琴声背后,却是暗流汹涌的竞争。经过6场初赛、3场半决赛的比拼,来自9个国家的28位入围选手最终只有周宁、沈通、金文彬、朱昊、马可和安德烈斯·奥索金斯6位获得决赛资格,他们将在接下来三天的比拼中争过“独木桥”,悬念将于6月26日晚揭晓。


  备受瞩目的波兰选手亚当·科斯米埃雅因落选而有些黯然失神,但他很快便调整好自己,投入到本次比赛专门开设的“长江大师班”课堂。毕竟对于大多数年轻选手来说,能够得到十位国际钢琴大师的指点实属幸事;而能够在国际少有的以“协奏曲”为特色的比赛中与交响乐团合奏,本身已是人生难得的经历。


  他们说,这是一次比赛,更是一场表演;这是一座竞技场,更是一场乐享其中的音乐会。




进入半决赛的6名选手(前排)与评委们合影。



“第三届中国深圳国际钢琴协奏曲比赛”比赛起点高难度大


  与交响乐团合奏,是吸引选手们参加本次比赛的最大诱惑,也是以“协奏曲”为特色的钢琴比赛的难能可贵之处。第三次担任比赛评委的著名钢琴教育家阿里·瓦迪说:“国际上一般只有很高端的比赛在决赛阶段才使用协奏曲的形式,但深圳的比赛从一开始就是协奏曲,可以说比高端还要高端。

  初赛以莫扎特的协奏曲开始。“我们都知道莫扎特是最难弹好的,选手要做到在作品和个人之间找到平衡,发挥出技术和艺术的双重能力。”评委之一的德国著名钢琴家乔治·萨瓦说,“炫技只是一方面,一个真正的钢琴家不会被速度所诱惑。”而初赛中采用的钢琴与弦乐四重奏合作形式也得到阿里·瓦迪的赞赏:“十分巧妙,很多人都不了解这其实是莫扎特本有的设计。”


  “比赛最吸引我的是全程都能同乐队合作,无论是半决赛中的深圳交响乐团还是初赛时青春专业的中央音乐学院四重奏,都让我印象深刻。”来自拉脱维亚的选手安德烈斯·奥索金斯,在半决赛中凭借对难度颇高的贝多芬《降B大调第2钢琴协奏曲Op.19》的出色演绎,成为唯一入围决赛的外国选手。

  亚当·科斯米埃雅很早就认识奥索金斯了,并且非常看好他夺冠。“协奏曲比赛的形式非常有趣,参赛的感觉更像是在开音乐会一样。”为了这次特殊的比赛,科斯米埃雅从一月份便开始准备,尽管遗憾落选,但第一次来中国的他更加看重与乐团合作的经验以及对于中国文化的体验。

  成功杀进决赛的中国选手沈通认为,协奏曲演奏的难度在于要和指挥及整个乐团交流合作,“不像钢琴独奏弹错了可以自救,协奏曲是没有办法自救的,乐团和指挥不会等你,这让钢琴演奏更加刺激。”沈通说,协奏曲考核的是钢琴家对于总谱的分析能力以及对交响乐整体结构的把握。


用“长江”弹《黄河》特别骄傲


  已值而立之年的沈通马上就要去中国音乐学院附中钢琴专业任教了。他说自己并不热衷于比赛,但本次协奏曲比赛还是毫不犹豫报名参加,尤其当他看到比赛曲目中首次出现了中国钢琴协奏曲《黄河》。

  “我是一个中国人,但在柏林音乐学院学习9年,与柏林交响乐团合作4年,都从未有机会演出中国自己的协奏曲。”沈通曾于2008年拿下第16届德国柏林Artur-Schnabel钢琴比赛第三名,让他在随后4年获得柏林交响乐团演出季的签约,合作演奏过肖邦、李斯特、圣桑、拉赫玛尼诺夫等大师作品,就是没有中国作品。“我是专门为这个比赛而练习《黄河》的,能够在国际比赛中演奏中国最伟大的协奏曲之一是件很开心的事情。”

  除沈通外,曾在第五届安东-鲁宾斯坦国际钢琴大赛夺冠的朱昊以及非常有比赛经验的周宁也将在决赛中演奏《黄河》。有趣的是,他俩都选择使用国产的“长江”钢琴演奏。“我们中国的钢琴丝毫不输施坦威,声音很清透。”周宁说。据了解,本次比赛还专门设置了《黄河》优秀演奏奖,无论能否凭借演奏《黄河》得到最后冠军,反正这笔高达8000美元的奖金就只有朱昊、沈通和周宁三人相争了。

  对于本次入围决赛的6位选手中国占了5席,评审们表示一点都不惊讶。萨瓦说,自己早在50多年前就领教过中国钢琴家的厉害,因为他人生中遇见的第一位中国“琴童”就是本次比赛的评委会执行主席——李名强。“在1958年布加勒斯特钢琴比赛上,我的老师是评委之一;他赛后告诉我,有一位来自中国的选手弹奏巴赫的序曲与赋格,开头6个小节弹出来,他已经是这个比赛的第一名了。”


国际比赛是“必要的恶魔”

  虽然是各大国际钢琴比赛的座上常客,但13位国际评委都不认为夺冠是评判钢琴家优劣的唯一方式。比如被许多专业人士看好的捷克选手卢卡斯·旺德拉契克就遗憾未能入围决赛。宣布结果的时候,失落写满了他的脸。

  “艺术才华很难归纳成评判体系,你不能给演奏家分三六九等,但是我们又没有比比赛更好的办法来选拔青年钢琴家。”阿里·瓦迪说,做评委难免要犯错,“但钢琴比赛给我最大的慰藉就是,哪怕我没有正确挑选出最好的选手,他们的水平至少已经摆在大家面前,国际公开比赛更大的作用是,给选手一个向世界展示的舞台。”

  在本次评审工作中,阿里·瓦迪尽力去靠近“绝对标准”。“我会问自己:第一,是否仍有兴趣聆听这位选手演奏?第二,表演是否呈现出了获得大奖的基本条件?”在决赛中,阿里·瓦迪将最看重选手的临场发挥,“因为选手们今后能取得的成就是没法预测的,但我们有理由去奖励一个在当前条件下展现出良好状态的演出者。”

  就读于美国茱莉亚音乐学院的韩国选手尹俊把钢琴比赛称作“必要的恶魔”。“钢琴演奏并不是为了去争个高下,因为就算落选,这样高规格的比赛已是一个展现自己的好机会;面对台下的重量级评委、音乐机构的经纪人,当然还有深圳的观众,你有理由感到兴奋。”

  听说本次比赛冠军可以签约“深交”演出季,朱昊高兴地说:“这样的奖励比一大笔奖金更好。”对此,担任本次评委、同时也是“深交”艺术总监的克里斯蒂安·爱华德表示,并不一定只有第一名才会得到他的青睐。“给选手们创造演出机会本来就是这个比赛的目的之一,以深圳超一流的接待能力,在这样高规格比赛的舞台下,未来应该可以坐着更多的职业乐团经纪人。”

“你可以在没有获奖的情况下赢得比赛,只要大师看上你了。”阿里·瓦迪诡妙一笑,指向了一旁的爱华德。


相关图片新闻推荐
详情标签: